logo
  • 加载中...
新闻频道
公款吃喝知多少 被公款吃喝搞垮的王朝
时间:2014年01月04日信息来源:腾讯廖保平点击: 加入收藏 】【 字体:

刚刚曩昔的2013年,可谓公务员的“禁令之年”。2013年以来,中共中间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中纪委等中间部门至少出台了14项束缚党政机关工作人员各项举动的规定。其中出台“管住官员的嘴”的规定为最多,从“八项规定”、“六项禁令”,到扫“四风”、到公务接待禁供鱼翅名酒等等,真可谓“层层加码”。有报道说,禁令一再之下,一些官员感叹“为官不易”;而响应的公务消耗行业和市场也受到冲击、遭遇寒冬。

公款吃喝为人们诟病久矣,但其历史之久远,稀有千年,其撼动起来亦难。

追宗溯源,西周的时公款吃喝已成制度,繁复而奢侈。《周礼》中对公款宴会的配肴上菜、秩序排列、器皿使用,以及席间歌舞助兴等作了细致规定。譬如《周礼·天官》中说:“凡王之馈,食用六谷,膳有六牲,饮用六清,馐用百有二十品,珍用八物,酱用百有二十瓮。”

西周元典《诗经》里也关于公款吃喝的讲究,与《周礼》互为呼应。专门写“官员”(贵族)们生活的“雅”和“颂”里有许多公款吃喝的记载,比起描述庶人生活的“风”来,让人艳羡。譬如《诗经·宾之初筵》,对宫廷宴会作了全景式的描写,菜肴、酒器雄厚,饮酒有礼数,酒要过三巡,本身饮酒、敬酒都有讲究,期间还有歌舞助兴。从那些“宾之初筵,左右秩秩。笾豆有楚,殽核维旅。酒既和旨,饮酒孔偕。钟鼓既设,举酬逸逸”的文句中,能闻到一股浓浓的酒肉味和胭脂味,看得出“官员”们在公款消耗时,舞者轻歌曼舞,饮者进酒缓缓,场面奢华,好不快活。

孔子推许周礼,极力维护周礼的权力本位特色。在公款吃喝这个题目,他认为要严酷等级,不可乱礼:“医生之乐”是“四佾”加上四菜一汤的“食不厌精脍不厌细”,“诸侯之乐”是“六佾”加上六菜一汤的“食不厌精脍不厌细”,“天子之乐”则应该是“八佾”加上八菜两汤的“食不厌精脍不厌细”(朱熹《四书章句集注》)。

有了周公、圣人制礼,后世则依葫芦画瓢。《宋史》记载,朝廷设有法定的公款吃喝日,即“旬设”制度,每半个月公费宴犒一次。且公款吃喝经费有专用名称,叫公使钱,是各路、州、军及刺史以上的招待费,用于宴请及馈送过往官员。《职制令》还规定:“国信使传宣使命,答应赴公筵;因点检或议公事大概赴酒食;各发运司监司遇圣节许赴公筵;巡历所至,薪、炭、油、酒、食各费并依例听受。”国家对官僚的公款吃喝福利安排得无微不至。

绝多数官员对这种无微不至的福利问心无愧、享之不厌,但也有个别官员不胜其吃,不胜其扰。不是有报道说么,某县副县长接待客人一天陪泡8次温泉,自称人都快虚脱。澡要泡8次,一天的吃喝恐怕也不会少于8次,常年如此,确实让人受不了。

大文豪苏东坡就是这种曾经受不了的人,他曾任杭州通判,简直就像“三陪”,从中间、地方来杭州出差的官员如过江之鲫,都得他来陪吃陪喝陪玩。苏东坡是一个虽喜好闹,但也好清静的人,做了这么一个“三陪”官,迎来送往,疲于应付,加之不胜酒力,很是不爽,他说杭州通判这个官简直就是“酒食地狱”(朱彧《萍洲可谈》)。为减轻痛楚,苏东坡想了个法子,每遇公款吃喝之时,他就招“三陪小姐”来陪客,“女伎丝竹之声终日不辍”,他则可以趁机歇息一下。

苏东坡的痛楚想来不是夸张的,这可以从宋人王懋《野客丛书》的记载中找到佐证:“送故迎新,交错道路。受迎者,惟恐船马之不多见;送者,惟恨吏卒之常少。穷奢竭费,谓之忠义;省烦从简,呼为薄俗,转相仿效流而不反。”苏东坡调到扬州任官,情况也是一样,“八路舟车,无不由此,使客杂还,馈送相望”(苏轼《申明扬州公使钱》)。如今一个副县长一天赶8个场子,这场景与宋代“送故迎新,交错道路”的繁忙景象有得一拼。

两宋确实是公款吃喝相称紧张的朝代,宋代李心传在《韩野杂记》中讲到四川某官员上任仅半年,公款招待费就花掉45万缗。有论者为之算了一笔账,说一缗等于一千钱,45万缗在南宋初年假如精打细算地使用,可以建造通俗农夫住屋135000间左右,即使一个农夫住3间,也够解决4万多通俗农夫的居住题目(孙雅彬《公款招待的气派》,载2011年1月17日《北京青年报》)。

对此,宋孝宗大发雷霆,但吃喝之风刹不住车。据《文献通考》记载:南宋孝宗时,平江太守王仲行常用公款请客,“一饮之费,率至千余缗”。一次公款吃喝就花掉“千余缗”,这是什么概念?按照上面的算法,可以建造通俗农夫居住的房屋300间,一个农夫住3间,可以解决100个通俗农夫的居住题目。太守一顿饭吃掉100个农夫的房子,公款吃喝之奢靡可见一斑。无怪乎有人发出“公款吃掉大宋王朝”的感概。

此外,古代有一套完备的驿政,驿站是供传递宫府文书和军事情报的人或来往官员途中食宿,换马的场所,也提供公款吃喝。而且,地方官员为了讨好取悦途经本地的上级官员,把驿站当“形象工程”来建,搞得宽敞华丽像星级宾馆,让人有“宾至如归”的感觉。苏东坡有一篇散文叫做《凤鸣驿记》,讲的就是他入住地方驿站的见闻:“视客所居与其凡所资用,如官府,如庙观,如数世富人之宅,四方之至者如归其家,皆乐而忘去”。这么一个有吃有喝有玩有乐的地方,谁住进去,还想出来呢。

不过,这种星级待遇不是随便一个官员可以享受的,必须到肯定等级才行,否则就得“自须村店安置”了;即便住进去,官员的身份品级不同,食宿标准也不同,以至于“尚书饭白而细,诸人饭黑而粗”(唐代张鷟《朝野佥载》)。

即便如许,每朝每代,这些类似“政府接待办”的驿馆建设和营运费用,成为国家财政的紧张付出。明代顾起元的《客座赘语》记载,朝廷所征的赋税,有九分之五入均徭、驿传。而入驿站的很大一部分,被官员那一张张生猛的嘴巴吃掉了。

为了江山不被官员吃掉,历代统治者都想着法子管好官员那些嘴。譬如汉景帝时有令,官员到任、离职及巡视时接受宴请,都应交伙食费,否则免官。

宋代公款吃喝很厉害,朝廷也不是不知道,而且“限定、袭击公款吃喝的条例和规章制度最细致、最详细,详细到什么岗位的人不能接受吃请、什么时候不能吃请。”(倪方六《中国古代是如何惩治公款吃喝的》载2013年2月17日《北京晚报》)宋代的《庆元条法事类·职制门》里,专门列出了操作性很强的条例,官员外出办差事,不许地方吃请,也不准超标准消耗,一经发现,便着处分,甚至法办。

此外,在公款吃喝时找“三陪小姐”也是不许可的,南宋时崇安知县因“日日宴饮,必至达旦,命妓淫狎,靡所不至”(《名公书判清明集》),其效果是遭奏劾,被降级处理,由县委书记降为副县长(县主簿)。但由苏东坡安排“三陪小姐”陪客而没有被处罚,可以看出,许多规定都成了笔墨游戏。

遏制公款吃喝的制度精密如宋代,仍然不能刹住官员的吃喝之风,以至于国家都被吃垮了。以史为鉴,要想官员不吃掉国家,就只能让官员“为官不易”,要让官员“为官不易”,则需制度的根本性改革。倘使不进行根本的制度变革,只靠“三令五申”,“层层发文”,本人对根治公款吃喝实不敢报以乐观之态度。

(作者:佚名编辑:admin)

我有话说

最新文章
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