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 加载中...
新闻频道
民营企业的壳与芽
时间:2013年11月18日信息来源:经济观察报肖知兴点击: 加入收藏 】【 字体:

植物的果实同时是种子,每每带有各种珍爱层。例如,我们认识的板栗,表面一层锋利的毛刺,然后是一层坚韧的栗壳,最后才是栗子自己。这些珍爱层有利于种子更好地传播,不被吃掉,不流失水分,把种子的呼吸作用降到最小等等,以最大化植物滋生的机会。核桃与之类似。表面一层又苦又涩而且还有毒的果肉,然后是坚硬无比的核桃壳。没有合适的工具(所谓nutcracker)的话,门板夹、砖头砸,特别很是不容易吃到果仁。故意思的还有枇杷,果肉虽然柔软甘美,枇杷子却很硬,而且调皮无比,一不警惕,就不知道滑落到什么地方去了。

中国这一代民营企业家,与这些坚果,有玄妙的类似处。首先,他们必须有壮大、坚硬、自力的自我,才能在中国如许的社会环境中成长起来。这些成功创业的老板,有的皮厚,有的扎人,有的油嘴滑舌,有的还有些毒性,这些都是他们自我珍爱手段,缺了这些,就没有他们的今日的成功。可惜,成也萧何,败也萧何,上一个阶段的核心竞争力(core competence),下一个阶段每每就成为了核心约束力(core rigidity)。与种子发芽后壮大的突破能力相比,许多中国民营企业老板,第一阶段的创业成功之后,每每由于他们无法突破他们自身的这层硬壳,团队和企业无法更上一个的台阶,进入下一个发展阶段。

例如,一个堪称中国饲料界教父级的企业家,第一次创业,企业上到肯定规模,欣欣向荣进入下一阶段的时候,他与重要创业伙伴的之间发生了紧张的信赖危急,最后赌气把企业廉价卖给了别人。第二次创业,奇迹般地再创辉煌,当企业达到类似的规模的时候,他与创业伙伴之间――这次是他本身的亲兄弟――又一次产生发生了紧张的信赖危急。这一次,不管怎样收场,效果一定好不到哪里去。在这层水泼不进,针插不进的硬壳前,亲人、同伙、同事、专家、学者每每都无一例外埠败下阵来。

与此形成对比的是,相对更成功的那些企业家每每能够以一种比这层硬壳更壮大的自我突破能力,破壳而出,把企业带到一个新的境界。中国现代“企业三杰”,北边的柳传志,东边的马云,南边的任正非的共同点是,他们都有特别很是光显的自我意识(self-awareness),能够从别人、从社会、甚至从寰宇的角度来反观本身,客观熟悉本身的成就、甜头和短处,在“自知之明”的基础上,束缚自我,建设团队,从而实现向导力的突破和企业的进一步成长。“壳”很坚硬,但在代表生命力、代表灵性的“芽”面前,它们根本不是对手。

上智之人,本身能突破这层硬壳,下愚之人,成也硬壳,败也硬壳。他们都不必要教练之道。教练之道能够帮助的是中智之人,通过“照镜子”,首先是建立自我意识,然后是客观熟悉自我,然后才谈得上管理自我,最后才有团队的建设和向导力的发展。这个过程,对于靠一身硬壳成长起来的民营企业老板来说,其痛楚,其难堪,其悚惶的程度,真是千言万语,难于表达。没有壮大的事业心、社会责任感、甚至是终极关怀的支撑,很难度过这道关卡的。

生理学家做试验,发现灵长类动物是没有自我意识的。在它们鼻子上涂个白点,让它们照镜子,它们的第一反应是去摸镜子里的那只猿猴的鼻子。我们许多老板其实也是一样,讲题目、讲不足,他们的第一反应也是去摸别人的鼻子,却没故意识到,许多题目的根源,出在本身身上。但毕竟,“他们”不是“它们”,我们毕竟是万物之灵,信赖总有一批企业家同伙,在专业的向导力教练、其他企业家、还有本身身边高管的帮助下,照旧能够看见自身的白鼻子的。

(作者:佚名编辑:admin)

我有话说

最新文章
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